忆少年儿童时代春节快乐时光

新闻??????? 2019-09-20???来源:张哥谈车

我的少年时代生活在鹤城客家人聚居地区,在那个精神文化十分单调乏味,物质十分匮乏的年代,春节是十分期盼着的时光,进入腊月初就开始屈着手指算还差几天才到年三十晚。日子开始觉得过得慢起来,兴奋的憧憬有点睡不着觉,年复一年的惯例,春节期间有红包拿、有肉吃、有零食、有新衣新鞋、有拿人(走亲戚)活动,更重要的是那几天不用干活,食饱就去找人玩。

我的妈妈是个很要强的人,筹划能力很强的人,从年初开始就买头小猪养着,快到春节前养到二百来斤重卖给食品站,换来的钱基本够春节开支。爸爸在单位上班,春节总会带回一些副食品回家,春节期间的五六天里衣食无忧,阶级斗争的气氛也会消停一下,显得热闹好玩。

春节前的二十多天我其实是在拒绝和期盼的心态里度过的。客家人的春节很讲究体面,想方设法制作好多小食,有炒米饼、炒米层、年糕、炸油角仔、吹油饼、炒花生、炸粉果。晒腊肉晒鱼干,自留地里种满罗卜,召菜、生菜,以备春节食用。这段时间妈妈每天都会将劳动排得满满的给我,令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感觉,总有做不完的活等着我。将米椿成粉末,这个劳动最苦最难熬,但必须要完成,因为春节期间好几样食物都离不开用米粉制作,如炒米饼、粉果、发年羔、粉条啦等等,最好的事是拿几斤米去加工成爆米花,刚爆出出的米花香喷喷,偷食一口心满意足。最难顶的是炒花米,妈妈几乎有几多粒花生米都清楚,想偷食多粒都不容易呀。到了年廿八又要大扫除,洗被单,劏鹅又是一大累活,拨鹅毛真闷死,妈妈是很较真的人,还有一丝未干净都不放过,想来也是因为成年长只劏一只鹅,不做成精品不摆休,而且这只鹅用煮一大锅罗卜,管食半年,即半年时间里都有鹅味道食。一大堆一大堆事情从早忙晚,又苦又累又无得吃,妈妈更是忙碌到半夜三更,当下真不想过春节了。

到了年三十,真正欢天喜地的日子来到了,上午还要干一些活,过午不久,妈妈就拿着新衣服催我冲凉了,意味着穿上新衣服那一刻起就可以当几天少爷啦。食过丰盛的晚餐,我和弟弟姐姐在等拿红包了,红包里是5角钱,可以买到25个牛奶糖啦。拿了红包就跑去看大户人家放炮丈,和小伙伴们比较衣服靓讲家里有几多好吃的东西收了多少红包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总能睡个安稳觉。

年初一早早起床,看见妈妈将一大堆食物放在台面,左手拎着右手拿,把嘴巴塞到满满的,我深知这一天妈妈是不能骂人打人,尽情放肆一下享受一下成年到晚难得的这一天。午餐、晚餐有肉吃有饱饭吃,还上街买几粒牛奶糖与小伙伴们分享一下。这一天的生活快乐过神仙。春节前二十多天又苦又累又饿付出代价得到了回报。

年初二一大早,妈妈就叫上我带着礼物步行五公里去外公外婆家,赶着午饭前到外公外婆家吃午饭,食罢午饭,留下我在这里,妈妈又要赶回家。我童年时寄养在外公家几年,当时外婆一直不在家,而是在英德与小姨同住。妈妈的心思我略有明白,一方面可以陪伴外公,另方面也可为家节省一个人的几天口粮。当时的政治环境我家是无亲戚朋友来串门拜年的,除了外公家也没有别的家门去拜年。我在外公家待到寒假结束,外公送我回家上学。我的童年少年时代的春节都是按这样节奏过的。

像我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这辈人,童年少年时代的春节气氛格外祥和格外值得期待,家家户户都把过好一个春节作为头等大事,成年到晚劳碌奔波,节衣缩食,养着的猪鹅鸡鸭鱼平时都不舍得吃,留下春节期间饱食几天,彰显家肥屋润,令孩子们面目光彩,我的妈妈在这方面演绎得更加精致完美,身为她的儿女感到自豪!
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