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人物】陈佩斯告别小品的日子 (陈佩斯小品专辑)

电子??????? 2019-09-22???来源:张哥谈车


文末有福利

陈佩斯小品《吃面条》

20年前,也就是1998年,如今回看,于不少人来说都是一个命运的转折点。《泰坦尼克号》引进中国, 引得万人空巷;《还珠格格》开播,谁也没料到这部不被看好的琼瑶剧让一群年轻人风靡全国……


那年那英与王菲天后携手,那年赵本山、高秀敏、范伟这组在未来大放异彩的铁三角组合初登春晚舞台……


那时的我们追逐着这些轰轰烈烈的大事,却没有注意到,那一年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《王爷邮差》是他们上春晚的绝唱。



1999年初,陈佩斯发现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,擅自出版并发行了他和朱时茂创作并表演的《吃面条》、《拍电影》、《警察与小偷》等八个小品的VCD光盘。两人通过登门、打电话和去函等方式寻求解决办法未果,无奈之下诉诸法律。官司尘埃落定后,陈佩斯拿到了16万余元的侵权赔偿金。


人家说他傻,鸡蛋碰石头,赢了又能怎么样。

“生活已经这么烂了,我们就要一直烂下去吗?我不想被后人看不起。”陈佩斯这一倔 就是20多年


他再没上过春晚,也几乎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。《王爷邮差》一个转身,再回首,他胡子都白了。


64岁的陈佩斯,还倔吗?




陈佩斯的父亲陈强,是那个年代最红的男演员之一,全国十大男演员,百花奖最受欢迎男演员……这些荣誉陈强拿得太多了。




但陈佩斯眼里,陈强一直过得是苦日子,家里人也跟着父亲去沙漠地区插队。那时候陈佩斯的未来一筹莫展,他想做导演,被人家临时换了人。想考文工团,因为父亲被打成黑帮,他总在最后一轮被刷掉。




陈佩斯想算了吧,但陈强不忍心,他觉得儿子有天赋,于是说:你去做喜剧吧,逗笑大家也是好事。




陈佩斯不情不愿的,成了一个演员,一个喜剧演员。


但是命运吊诡的地方就在于此,明明开始的不情不愿,最后却成了一生的热爱。


1984年,在陈佩斯和朱时茂以《吃面条》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之前,整个中国没人对“小品”二字有什么概念。当然没有,因为这就是陈佩斯和朱时茂两个人捯饬出来的玩意。



开始《吃面条》只是陈佩斯和朱时茂去做观众见面会时表演的小节目,结果没想到演到哪火到哪,火到他们被春晚注意到。


但当时春晚的总导演,直到开场前还在犹豫:你们这能行吗?好笑,我知道好笑,可是没有深度。

但最后也是这位总导演,冒着丢工作的风险,让他们上了台。“你们上吧,出了事我来负责。但你们记好了,千万别说错话,要是出了重大事故,我就惨了。”


结果,大家都知道,导演赌赢了。那一年春晚,《吃面条》逗乐了全国观众,陈佩斯和朱时茂一炮而红。



1984年到1998年的14年间,11次登上春晚舞台。陈佩斯朱时茂这对黄金搭档,几乎是硬生生在相声盛行的时间里,开启了小品的全盛时期。


而那个时期,陈佩斯坦言:早几年没剧本的,经常是我们即兴。


即兴发挥。那个年代的大师,就是有这样的底气,把即兴做成经典。


《拍电影》

“?您忘了 去年的今天 我在您的片子里 拍了一个镜头 一桶面条吃进去 还是您 您送我去医院抢救的 您肯定忘了”


《卖羊肉串》

“尝一尝啊!烤羊肉串勒......过路这位师傅,尝尝咱的羊肉串烤得了。”



《警察与小偷》


足够了,人生的功劳簿上有此一节,太多人就已经可以满足就此躺平。但对于陈佩斯来说还远远不够。


父亲说过的,要让全国老百姓笑,只是春晚是不够的。他更大的野心,在电影。


在春晚火了之后,陈佩斯赚了一些钱,这钱他没想着改善生活,马上就折腾起投资做电影的事情。




他亲自参与导演、编剧,出任主演,不出所料他投资的电影,做一部火一部。“我们的电影那时候票房都在前三名,前面可能是港台片,但我们的没掉出前三名。”陈佩斯不无自豪的说。


你可能想,做电影呀,多赚钱,这陈佩斯敢跟春晚闹翻,还是有底气的。


其实,那时候陈佩斯背着一身债务,最多的时候欠债300万,在那个年代无异于一笔天文数字。他走穴赚的钱,马上投进电影,电影票房赚的钱,也刚刚够投入下一部电影。


他本可以凭着票房不俗的电影赚得盆满钵满,但他没有。“我不愿意,因为那要出卖灵魂,我不愿意做。




一直如此。他不愿意向那些不对的东西低头,他热爱的一切,他要它清清白白,而唯有自己清清白白,他才觉得自己配站在这个舞台上。


试想一下,如果是你44岁,背着300万的债务,你敢把安身立命的铁饭碗丢了吗?


我不敢,我怕生活一落千丈,我怕外界的眼光,我怕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担起这份责任。


44岁的陈佩斯怕吗?我想是怕的,但别无选择,因为天平的另一端,是更重要的东西:一个手艺人的良心。



44岁,他和春晚闹翻,几乎在一夜之间,各个电视台和演出单位就不再追捧他了,他再也接不到任何与广电系统有关的商业演出邀请。没了商演的收入维系,影视公司只能宣布倒闭。



那时,正逢陈佩斯的女儿小学一年级下学期缴费,280块钱,但陈佩斯掏遍口袋,身上只有147块钱,只能灰溜溜地背着女儿回家去找王燕玲拿钱。从一个人撑起一个公司到连女儿的学费都掏不出,这种高台跳水的失落感让他黯然泪下。


陈佩斯承认自己那阵子是彻底绝望了。他跟打小就认识的几个胡同串子朋友,整天在一起抽烟喝酒贫嘴贱舌地瞎侃,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地回家。


王燕玲安慰丈夫:“天无绝人之路。你和我都有一双勤劳的手,一颗聪明的脑袋,还能饿死不成?”


农民夫妻




1999年“五一”期间,王燕玲拉着丈夫到郊外散心。陈佩斯开着那辆又老又旧的“桑塔纳”,心里很是伤感:同时出道的众多朋友早几年都换车了,不是奔驰就是宝马,有人还开上了“悍马”,只有他还开着拿不出手的旧“桑塔纳”……


在妻子的引导下,他们的车开进了北京延庆县

相关阅读